新闻详情

尽职尽责 不辱使命

发表时间:2019-07-16 10:45

尽职尽责 不辱使命

——演讲者:夹江县人民法院张韩超

军人的使命是保家卫国,教师的使命是育人育才。请问,我们的使命是什么呢?从我入职法院以来一直在寻求答案。在我看来它犹如大海里的灯塔,浩瀚天空中的北斗,找到它方可定我方向,正我轨迹。

法院的工作有着定纷止争、维护公平正义的崇高无上的绝对权威。内心的浮动强迫自己标杆出职业的伟大,似乎必须伟功伟业、浩然天地,方能彰显我不平凡的人生。

法律审判是守住人类文明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法不全、行无度,则无序可遵,必定礼崩乐坏,弱肉强食,人类岂非等同于飞禽走兽,何来文明延续,何来世代繁衍?似乎我明白了职业的使命。但是当我和前辈们交流时,却感受不到他们这种使命的荣耀感。换来的是指了指自己的心,让我用心去感受。

于是我用心去看,看见了繁星点点的夜空下,法院大楼还有窗户透着灯光,映出的是一个个仍在工作中的身影。身影模糊却显坚挺。

我看见了太多的同事未老先衰、两鬓白发,那一根根白发难道不就是在一个个案件中熬出来的吗?

我看见了太多的当事人把法院当做社会矛盾的宣泄口,把不满全撒在法院干警身上,仿佛他们的苦难是法院造成的,千错万错都是法官的错。然而只有当事人走后,才能看见干警们疲惫的身影中隐藏的那份委屈和心酸,随即又以挺拔的身姿去面对下一个当事人。

这都是为了什么?这不是我内心憧憬的光荣的使命。那,这又是什么呢?

我院有这么一位法官,也曾年少芳华,意气风发,尚不到耳顺之年,便劳累成疾。十年如一日早班晚归,每每路过他的办公室看着桌上厚厚的卷宗与他瘦弱的身体形成强烈的反差。时常听见他那穿透楼层的撕裂般的咳嗽声与他法庭上落下的铿锵法槌声组成的交响。也曾多次感受到走出审判庭的他额头的汗水、疲惫的表情与坚定眼神的冲击。

就这样一位意志坚强的钢铁巨人也有病倒的时候。病床上的他已枯瘦如柴,满脸疲惫,连说话都吃力,而当他见到我们时第一句话却是,“我手里还有一二十件案子,让书记员小艾回头把卷宗抱过来,我要看一下案卷,不能落下了。”我们都说不要着急,会安排其他人来办理。他却说:“不行,当事人等不了,我必须担起这份责任,不能因为我的原因,耽误了大家的时间。”

我问过他这是为什么,他只是简单地回答:“职责所在。”这就是我院的优秀法官秦晋川,他用四个字回答了任劳任怨、无怨无悔的原因。

其实,像秦法官这样默默无闻,尽职尽责,对审判事业保有崇高信仰的法官,在我的身边还有许多,我们刑事审判团队的徐洪川法官,这位让我敬重的领导,为了实现每一个案件的公正判决,他牺牲了多少与家人欢聚的休息时间。每当我问他:“徐庭长,你昨晚是不是又在加班?”他总是说:“这个案子明天要宣判,我加班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瑕疵,一定要确保我手里的每一个案件都办成铁案。”

一个“铁”字包含了多少的付出与艰辛,包含了多少的责任与担当。就是这个“铁”字,我们法官不容犯错、也不能犯错。古人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虽然法官都是凡人,却是最接近圣贤的凡人。

有人说,这不是你们应该做的吗,是的,我们法院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我们坚持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来,我们来看一组数据:从2008年至2012年,全国法院系统有156名干警因公殉职,2017年一年有85名干警因公殉职,2018年至今有59名干警因公殉职。这些数据也许和公安干警、消防官兵这些时刻与危险相伴的职业无法相比,但是法院系统因公殉职的干警中因病牺牲在工作岗位上的人数占总人数的56.4%,其中不乏“过劳死”。这个比例是惊人的。

在我们看来,加班加点是常态、带病上班是标配、终身问责是担当。我们也有父母要赡养,也有子女要陪伴,也有丈夫、有妻子要相处。但是为什么我们仍旧这样付出?

如果说军人保家卫国是光荣使命,马革裹尸是无上荣耀,教师育人育才是光荣使命,育人成才成就百年树人。那么我们的使命又是什么?我们的荣耀又是什么?

我想引用前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沈德咏同志离职报告书上的一段话来回答:“作为一位司法工作者,我们既要尊崇有形的法律,尽忠职守,不越雷池,更要本诸良善之心,正道直行,善待自己,善待他人,以自己的一言一行,让法治的公平正义之光,照亮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用我的话来总结:尽职尽责,便不辱使命!


分享到: